兰桡殊未返,消息海云端


问道人皈依

止戈lionheart

© 止戈lionheart | Powered by LOFTER

蝉鸣

我牺牲了我的节操… @永远有多远0131
就这样吧,原则是两个场景平行展开,剩下的希望您行行好给扩写了

顺便X死了就是死了没复活的可能了,Y不会和女友分手,他活该只有惋惜的份儿   :-C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零】
接到X死讯的时候,Y正同爱人一起在四季如春的江南游玩,旧友将电话挂断,只余一片空旷忙音,配合后院蝉鸣,喧闹而又孤寂。
Y习惯性地皱眉,想从心底搜刮出哪怕一点点的难过或肝肠寸断,但他失败了。听到这个多年未见的人的死讯,他竟没有多心痛,即便在少年时曾有多少个冗长,空虚的夜晚因这个人变的短暂而充满对明日的期待。
Y只是很惋惜,还有那么一点儿不好受,像针一下下扎在心上,不轻不重,却怎么也无法摆脱。
后院的蝉没有停止鸣叫,Y突然发现,好像自他们住到这儿起,那蝉鸣便一刻都没停过,它渐成一种无可无不可的习惯以至于连忘记都不觉。
越寻常的事物越容易被忽略,自己某天想起都会有些细思恐极。
耳畔传来恋人的呼唤,将Y暂时拉回到现实中。
姑娘一脸不解地问他,怎么突然发呆,叫好几声都不答应。
Y突然抬起头凝视她的脸,这个举动把对方下了一跳,Y随即笑笑“没什么,可能昨晚没睡好,有点儿恍惚。”
但他只是自顾自地在心底留了一个问号:
——“究竟爱一个人,是什么样的感觉?”
【壹】
X是Y的学长,比他大上四岁,Y初二时,他已高二。两人相识于一次游学活动中。X正好负责Y研究的课题。
当时Y是班里学霸级的人物,人既聪明又随和,架不住还长得白皙清秀,被一众女生崇拜的不得了。但Y清楚,这些优秀都只是表面的,或许因为能与他比肩的人少之又少,真正的Y有些清高的小孤僻。
话说回来,毕竟是少年人,禁不住夸赞,所以自然而然的,Y就有了些小骄傲,即便不形于色,但是走起路来都是带风的。他第一次看见X,是在课题的开题答辩上,X作为审核参与者之一坐在台下。Y不负众望,出口成章,在科学事实的基础上,活生生将开题答辩扯成了演讲比赛。语罢,偶然向席间一瞥,发现X正笑望着自己。
X肤色偏深,不同于Y的俊秀,他有着一种野性的张力,一双眼睛更是明亮得很,像极了初春刚解冻的清泉。不知怎的,Y总觉得那双看向自己的眼里,除了笑意,还有一丝嘲讽。愣了半晌,Y转身下台,面对众人的赞扬,竟也听得心不在焉,没有了以往的欣喜。
不出意料,Y的课题以A的成绩被完全肯定,连稍稍修改都不用。但他不知为什么,就是高兴不起来。
那次游学的目的地是云南。彩云之南,顾名思义,那儿的确有成片的,飘渺的云彩,带着高山清冷的气息,让人乱了眼,也定了心。Y想着这里真美,可惜我不属于这儿,这儿也不属于我啊…想着想着,就想到了那天台下X的眼神。
他很想问问他为什么,可是他不敢,因为自己跟X并不熟识,即便X一副好相处的样子,Y还是不敢去跟他主动说话,哪怕只是叫一声“学长”。原本毫不怯场,开朗大方的Y一时间突然变得拘谨腼腆起来。
好在X虽作为学长,却十分孩子气,神经大条也喜欢大笑,几句话的功夫就已经跟Y熟络起来,Y松了一口气,但几次想开口,话语却都搁浅在舌根。
直到飞回北京,Y才别扭地问起X为什么那样看着自己。
“诶!?我都忘了,你怎么还记着啊?而且扭扭捏捏地跟个姑娘似的,像什么样子!”X用力一拍Y的肩,笑着说,“不就是看你矫情,就一开题报告,老老实实说完就不行,非得慷慨激昂,花里胡哨,以为自己竞选总统呐!”
Y愣了一秒,半秒给发现X意外如此健谈的惊讶,半秒给被人嘲讽的不爽,但他挠挠头,随即也笑开了。

【贰】
回忆戛然而止于从饭桌上飘来的菜香,Y撑着头,想起X富有感染力的笑容,心里更加不好受了。
好好的人,怎么说走就走了呢?
这“不好受”的感觉像俯身于大地的积雨云一般压着他的胸口,使他不得不站起来走一走,来缓解一下这种感觉
……

TBC

评论(11)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