兰桡殊未返,消息海云端


问道人皈依

止戈lionheart

© 止戈lionheart | Powered by LOFTER

“我闯过徐海野,守过千佛崖”

当然这只是千佛洞。

地标位于河北省赤城县后城镇朝阳观。夹杂在十一诸多旅游名胜古迹中的无名之辈。长这么大很少有慕名而来某地。此次也不例外,后城镇本不叫后城镇,它的前身是后城公社,直至1995年才改镇。后城曾有个九六零厂,数千人工作,生活在那里,至八十年代解散,烟火人家,巷陌茶余,再寻不回当年。

也算是个偶然,随父亲于此地寻根,才有幸偷的浮生半日闲,在雨后山间,好好过了把仙人之瘾。自京城出发,需四五个小时的路程,山路也极不好走,让我第一次体会到了“这里的山路十八弯”,四十五里山路,都是弯儿,坐的人天旋地转,头晕目眩,早无暇顾及窗外美景。十月金秋的山林叶已泛红,放眼望去,真有种燃灼的美感,一路从四面岩上烧到眼前。远离京城的空气不知好上了多少倍,加上细雨陪衬,更显秋高气爽,清冷而不染喧嚣。

差不多驶至斜阳晚,我们到达了第一个目的地,即父亲儿时的学校。校内独一看门老人,在雨中打开大门,让我们得以追思过往。院内荒芜一片,满地落叶无人来扫,当然也是不扫的好。一切还如初,教室的班牌还挂着,黑板上还留着熟悉的字迹,只是地板上落满灰尘,墙角布满蛛网,时光在这里走过,带不走回忆,只留下斑驳。那儿的屋檐不似北方,雨水顺着它缓缓流下,又漫延入石砖缝隙。同来的人们有那么一刻觉得自己老了,却又在踏入校门的时候重新年轻起来,早已嫁做人妇的女人又做回了当时少女,在院中轻哼着《同桌的你》。荒废已久的校园瞬间有了人气儿。

找好住处后,便来到了朝阳观。几乎是散养一般的自然景观,赶得好可能都无需买票。喜欢上这个世间有很多理由,譬如踏入朝阳观山门的那一刻。这儿的景色很适合冠以王维的诗句。傍晚雨歇,便有“空山新雨后,天气晚来秋”。偌大的山间,却没有几个人,只能隐约听到小声交谈,“空山不见人,但闻人语响”,恰到好处。行至高处,浮云遮眼,耳畔鸟鸣,周身雾萦。山腰一隅断崖边,有一木屋孑然与此,数十步开外便是滴水孤涯,若居于此,隐士之国,不惹凡尘。当真羡煞吾等旁人。

朝阳观山间,四周山石皆出自然,曰“丹霞赤壁”,色呈朱红,世代不褪。石上刻字,成联一副。赞万仞峰,亘古石。行至千佛洞,已无石阶,可能山路尚未开发,山势陡峭,石径逼仄。途中遇一石,石上刻一“缘”字。想拿手中相机照下这一幕,同行人言“随缘随缘,“缘”不宜于正中,且作一隅恰入此景便可。”沿路走到最高处向下望,人家已深潜于浮云之下,若隐若现,更添了一分神秘感。

至暮色已深归还住处,约定次日再重走这一程。

第二天清晨,太阳尚未露面,如约行至山间。秋草沾露。一路走,雾气也一路追随。遥想今年四月曾去云南,去往墨江一带的山路上,浮云也如这般,只不过当时坐在车内远远望着,而此时此刻却身临其境。阳光直射入云雾,却照不散它。只给这幽冷空谷平添了一丝暖意。雾愈发浓,愈发朦胧,渐渐得似遮了脚下的路,一步步都踏在虚空,置身虚无缥缈。

至阳光已经开始刺眼,便匆匆离去。

何必每逢出游都要去些名胜,重蹈万人覆辙?不若一路边走边看,寻处僻静之地。“得半日之闲,可抵十年尘梦。”

这段旅程不虚此行,正应了“缘”之一字。随缘随缘,巧逢此地。无名无名,也未尝不是吾等之幸。


评论
热度(10)